1. <object id="zqskw"></object>

          1. <strike id="zqskw"></strike>
              <th id="zqskw"></th>
              <strike id="zqskw"></strike>
              光影下的舊日香港
                 來源:世界知識畫報·藝術視界     2018年09月05日 08:20

              ...影大師何藩鏡頭下的香港光影

              師武

              He Pan is the first Chinese photographer known and recognized by the westerners, and also the outstanding photographer of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artists after Hong Kong became prosperous in the 1950s. Recorded the old Hong Kong, his photos tell the stories of the land full of sufferings, contradictions, struggles and glory. Most of his works are black and white, full of memories of good old days and poetry conception; however, these photos have modern, natural geometrical composition, elaborate far and near configuration, and even use montage techniques such as cut and reconstruction.

              何藩離開這個世界已經兩年了,但他的作品還在被一代又一代的攝影愛好者們欣賞、鉆研,并傳承下去。這就是藝術的魅力。因為有了它們,讓何藩這個名字可以永遠地留在這個世界上。

              何藩是一個傳奇。他是華人中最早為西方人所熟知和認可的攝影家,也是香港在上世紀中期繁榮之后崛起的第一代藝術家中的佼佼者。他用鏡頭記錄下舊日香港的影像,用光影述說著這塊充滿苦難、矛盾、掙扎與榮光的土地上的人和事。

              上世紀30年代,何藩出生在上海,青少年時期移居香港。從外灘的黃浦江畔,到香港的維多利亞港,何藩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按動快門,將所見到的值得記錄的片段攝入膠片。五六十年代,何藩幾乎每天都背著父親送給他的Rolleiflex f3.5雙鏡頭相機,在香港的街巷里閑逛,也因此留下了一批最接近老香港市井生活的作品。想知道舊日的香港什么樣?去何藩的照片里找,準不會錯。

              何藩的作品幾乎全部是黑白色,懷舊,深沉,充滿詩樣的悠古意境;同時,這些畫面又十分現代,明顯的天然幾何構圖,精心雕琢的遠近配置,甚至用到了剪切、重構等蒙太奇手段。他唯一經過特別“設計”的作品《陰影》,已成為幾何構圖中的經典之作,凡對攝影感興趣的人一定見到過不止一次,堪為教科書式的典范。而其大部分作品,雖然沒有經過刻意“設計”,但也是他苦心孤詣“等”到的結果。譬如他的另一幅名作《夜幕降臨》,是其最得意的作品。彼時他正在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讀書,剛讀過庾信的《哀江南賦》?!叭漳和具h,人間何世?日窮于紀,歲將復始?!彼怯糜跋裰噩F了古人的情感與慨嘆。事實上,這看似不經意的一個抓拍,卻是他連續數日“蹲守”的成果,“我找到了這個地方,去過很多天。手推車,一個回家的男人;煌煌大廈,波濤拍岸,深處無聲;低角度的光線……我的決定性時刻,簡直太神奇了!”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這句話用在攝影領域似乎尤為確定?!段绾箝e談》拍攝于1959年下午3點50分,之所以時間如此精確,是因為何藩只喜歡在下午3點45分到4點這短短的15分鐘里拍攝位于中環街市的這條樓梯,因為只有在這簡短的日落前的時間里,才有他想要的長長的影子。

              中國古人說“墨分五彩”,其實黑白是天下最簡單也是最復雜的色彩。用不同的深淺、光影,何藩留下了一幕幕既真實又不真實的香港。

              除了曲高和寡的攝影,何藩還有另外的身份——演員和導演。為什么不專職做攝影了?因為他覺得電影這種流動的影像是比單一畫面的攝影更具表現力和表現空間的表達方式,也因為他在30歲之前就已經拿到了近300項國際攝影大獎。加入邵氏時,他還算是一枚“小鮮肉”呢。

              見過他年輕時照片的人,一定會驚嘆這幅面容的俊朗。用當下時髦的話說,他就是那種“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要拼才華”的人。他不滿足于玩攝影,也不滿足于做演員,而是做起了導演——掌控影像全局的人。一不小心,他又成了情色片領域的一代宗師。所謂天才,大抵就該如何藩這般。

              亚洲精品国产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