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zqskw"></object>

          1. <strike id="zqskw"></strike>
              <th id="zqskw"></th>
              <strike id="zqskw"></strike>
              勸賢托哀的孝歌
                 來源:神州民俗·上半月     2017年10月08日 02:44

              尋訪到的第二個歌手叫廖大章,同樣是開縣白泉鄉白里村人,已60多歲了,是村民小組的組長,膝下兩個女兒剛剛出嫁,除了和老伴在家務農謀生,廖大章還有另外一項職業——本地"孝歌手"。

              何謂孝歌?按廖大章的說法,孝歌就是在做喪事時,吊唁亡靈的一種歌唱形式。歌的內容主要是憑吊亡者生前的事跡,中間可穿插大量的長篇善歌,有時唱歷史孝廉故事,有時是唱醒世恒言,目的是寄托生者對死者的哀思,同時也是在教育他人,引導人們要忠孝,要勤奮,要繼承死者生前的一些優秀品德。其中在開縣廣為傳唱的孝歌有《安安送米》《張曉打鳳》《許仕林救母》等,這些都是歷史上的孝廉故事。唱時由銅鑼伴奏,多人聯唱,每人唱一段,每段快結束時多人一起合音。此外也有即興唱,唱死者生平事,唱生者家務事,勸生者節哀勵志,繼承死者品質。

              廖大章說,他以前不是唱孝歌的,和劉安富一樣,什么歌都唱,只是現在時代變了,原來的老歌漸漸失去了意義,目前只有孝歌,是山里人辦喪事不可少的。廖大章說,他自小嗓門就好,會唱,在沒有廣播電視前,山里人唱得滿山響,他是最響亮的一個,如今電視音響一普及,他唱的歌敵不過流行音樂了。但他是愛唱歌的人,一唱就丟不了,所以就唱孝歌。據說,廖大章是能即興編唱的歌手,筆者便要他以會唱歌的劉安富為題編唱幾句,廖大章便張口唱到:

              本地有個劉安富,唱起歌來像寫書。

              字字句句唱情苦,聽得人人都想哭。

              只聽他唱得悲而不傷,時而高亢激揚,時而低徊婉轉,很是動聽。沒想到在一旁的劉安富立即回到:

              山上有個廖大章,本是山里唱歌王。

              紅白喜事到處唱,唱得人人忘憂傷。

              一對一答,把兩人唱歌的本事描述得淋漓盡致,贏得在場人的一陣叫好聲。筆者抬眼看到對面墻上有一幅關于"三個代表"的標語,便讓廖大章唱"三個代表"的內容。廖大章張口便唱到:

              太陽出來萬丈高,三個代表學得好。

              黨在為民謀福利,民要響應黨號召。

              筆者看廖大章手腕上戴著金手表,腰里掛著手機,便說,你能不能對現在的生活唱一段。廖大章稍作沉呤,便唱到:

              芝麻開花節節高,幸福生活天天好。

              過去窮苦低賤身,如今穿上黃龍袍。

              抬腕就是金手表,身上手機掛上腰。

              出門上下有車送,人畜用水不用挑。

              頓頓吃的白米飯,雞魚鴨蛋樣樣好。

              要問為啥這么好,還是黨的政策好……

              句句押韻,一氣呵成,真的不愧是當地"歌王"。廖大章說,因為常年這樣即興唱,所以許多歌詞隨口拈來。最初唱孝歌時,許多同行還搞競爭,有意用歌來譏諷他,讓他下不了臺,但好在他從小愛唱歌,從未在人前輸過。談及孝歌的具體內容,廖大章唱了一段他最近即興編唱的段子,是為剛去逝的一名姓張的教師編唱的,他唱到:

              說起亡者實在苦,十歲離校無書讀。

              最后又把鄧學補,國家提拔來教書。

              教書之后學堂住,頭門妻子是姓朱。

              朱妻死時兒女哭,手抱嬌兒去教書。

              后來搬進學校住,五十續妻到陋屋。

              貸款砌得高樓住,兒女享福他受苦。

              退休之后未享福,閻王收他到豐都。

              在座兒孫休要哭,只愿記得他的苦。

              ……

              歌聲低沉悲涼,如泣如訴,直將一個命運曲折、一生清貧的教師形象躍然于腦海。廖大章說,他每參加一次喪事,都要把死者的生平事跡作了解,然后編入歌中,唱來朗朗上口,蕩氣回腸,哀怨動聽,直將死者家屬唱得淚水漣漣,感傷不已。同時他總是在歌中對死者加以點評,對生者進行教誨,所以,廖大章自然成為了當地群眾奉為上賓的"孝歌手"。只要當地死了人,就會請他去唱一場。有時唱一晚,有時唱幾晚,全憑主人家安排,唱的出場費是多少,全憑主人家給予,最多不超過100元,最少20元,遇到貧苦人家,他就干脆免費唱了。

              “請廖大章唱孝歌,遠比花錢請樂隊有價值!”當地村民說,在整個山區,即開縣境內的山區、包括四川省的宣漢縣、重慶云陽縣、巫溪縣一帶,都樂于請廖大章這樣的歌手去唱孝歌。廖大章唱了東家唱西家,唱了小鬼唱閻王,他成了當地大忙人,生意紅火,收入頗豐。

              廖大章說,他手里存有民間歌謠60余首,有穿山號子,有本土情歌,還有薅草鑼鼓,采茶山歌,當然,他最拿手的還是孝歌,畢竟這是他的本行。

              亚洲精品国产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