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zqskw"></object>

          1. <strike id="zqskw"></strike>
              <th id="zqskw"></th>
              <strike id="zqskw"></strike>
              土家族婚俗中的“陪十姊妹”
                 來源:神州民俗·上半月     2017年11月10日 16:24

              葛曉泉

              土家族是古代巴人的后裔,婚俗文化演變至今,少說也有二千多年的歷史了。土家山寨奇風異俗甚多,古樸有趣,尤其是土家婚俗,要數奇中之奇了。陪十姊妹是鄂西土家族婚慶中一道必不可少的“大菜”,由少女在一起對歌,賽歌,為婚禮增添喜慶熱鬧,是土家民俗文化中值得記載、傳承的傳統?,F在,這種婚慶形式已不多見了。

              土家族的婚姻家庭文化非常古老,別具特色。鄂西土家族歷史上的婚姻家庭文化,同其他民族一樣,經歷了由血緣群婚、對偶婚到一夫一妻制的漫長進化歷程。無論是少小相愛,青梅竹馬,自由戀愛結合的婚姻,還是所謂“明媒正娶”的聯姻,土家族在婚俗上逐步形成了一種不成條文的慣例,即要請媒人說親、求婚、打節、送聘禮、討庚(問女方生期)、定親、懇求女方放話允婚、迎親、回門等繁多的程序。在婚禮方面別具一格的情節有哭嫁、過禮、開臉、戴花酒、背新娘、迎親、拜堂、坐床、鬧房、回門等,其典型環節是哭嫁、坐床、回門。在所有土家民俗中,婚俗的儀式最復雜、程序最完整、細節最精致。細細數來,從“求肯”開始,報期過禮、上頭開臉、陪十姊妹、陪十弟兄、陪媒、合八字、升號匾、迎嫁、取親、攔車馬、迎親、圓親、鋪床、拜堂、接臘、坐床、吃交杯酒、吃下馬飯、交親、敬大小、拜錢、陪新姑、陪送親家、下廚房、傳茶、回門等前后二十多道程序。禮節之繁復是其它民族婚俗中較少見的。

              陪十姊妹是土家族姑娘哭嫁的獨特形式。陪十姊妹的時間是特定的,在新郎家娶親的頭天晚上,陪十姊妹在姑娘出嫁前一天晚上舉行,而參加十姊妹的人員必須是未婚的女青年。當男女雙方將婚期定下后,各自在接本方的親朋好友喝喜酒時,凡對方家中有未婚子女的,都必須向其說明“接你家姑娘某某去十姊妹”,以便對方有所準備,被接的一方,一般來說都要為新娘準備一雙漂亮的新鞋(新娘的多為繡花鞋),再送一挑渣粑兒(方言,一些禮物,包括糍粑,糖食糕點,花生瓜子等);如果自家被請的孩子不會唱歌,還得提前教她學唱幾首。一切就緒后,由支客先生請十姊妹上桌就坐,再從中挑出(多由主人家先定好)兩名靚女去請新郎新娘出來,并由他(她)倆一左一右陪坐在正席。這時由主持人宣布陪十姊妹開始,話音剛落,一掛長長的鞭炮響起,鞭炮響過后,陪十姊妹正式開始。十姊妹圍坐一桌,首先由新娘哭“十擺”,新娘哭“一擺”,廚師在桌上擺一樣菜,搖完后,其余九姊妹依次哭,最后又由新娘哭“十收”,廚師再一樣一樣將酒菜收進。菜收完,又在擺放著姑娘陪嫁物品的堂屋里點上紅燭,這時屋內色彩斑斕,紅紅火火,香煙繚繞,十分喜慶。兩張朱紅桌子擺在堂屋中間,桌上放有糖食果餅和葵花、板栗、核桃、花生等干果。這天晚上,被邀請親鄰中的未婚姑娘九人,連新娘共十人圍席而坐,通宵歌唱。

              那半碗水上的一炷香是用來請人唱歌的,香頭指向誰,就該誰唱。一般第一位唱的都是《開臺歌》:

              “說開臺就開臺,開臺歌兒唱起來,

              新打剪子才開口,剪起牡丹對石榴……”

              一曲歌畢,馬上有人跟上:

              “要我唱來我就唱,莫說人小不出趟,

              人既小來命又窄……”

              或者是:

              十姊妹來都請坐,聽我唱個開臺歌。

              一張桌子四只角,四只角上站喜鵲。

              喜鵲口里含白米,天不亮明歌不落。

              東邊唱歌西邊接,今晚唱歌湊鬧熱。

              我們姊妹團團坐,唱起歌兒話離別。

              這開臺歌就像開閘的水,一句接著一句,一首接著一首。她們海闊天空,盡情而歌。演唱內容十分豐富,有對舊制度的抨擊,有對媒人的揶揄,有對舊情的抒發,有對親情的懷念,有對婦女的贊揚,有對未來的憧憬。唱詞長短成句,格調清新,褒貶分明,有歷代相傳的,也有即興創作的,大都富有詩韻和樂感。陪十姊妹的歌優雅動聽。如《對歌》:

              “唱在一,隨在一,什么開花在水里……”

              從一月唱至臘月,隨后又由別人(或自己)從臘月對到一月。

              又如:

              親姊妹,姊妹親,撿個石榴平半分,

              打開石榴十二格,千年的姊妹舍不得。

              親姊妹,姊妹親,撿個雞蛋平半分,

              你吃黃,我吃清,姊妹不親哪個親?

              石榴開花葉兒翠,堂屋里坐的十姊妹。

              上頭坐的官家女,下頭坐的祝英臺,兩邊坐的歌秀才。

              陪十姊妹作為土家族婚俗中最隆重的禮節,當然聽歌看熱鬧的人里三層外三層的自然不在話下。演唱中,姑娘們常以“十”為題,如:“十繡”、“十打”、“十擺”、“十要″、“十唱”、“十想”、“十愛”、“十勸”等,把哭唱的內容不斷拓寬和延伸。

              《十勸》:

              一勸姐兒要學好,堂前來人你不要跑,大的是大來小的小。

              二勸姐兒要手腳快,不等天亮就起來,三個早工做雙鞋。

              三勸姐兒要潔凈,房前屋后掃干凈,鍋盆碗盞常洗凈。

              四勸姐兒莫罵人,罵人的人兒遭人恨,人人都是父母生。

              五勸姐兒會持家,莫把五谷拋撒噠,一年親苦只為它。

              六勸姐兒種莊稼,耨了棉花褥芝麻,無事不要跑人家。

              七勸姐兒要說實話,唆是撩非危害大,莫把鄉親得罪噠。

              八勸姐兒要孝心,做好茶飯敬雙親,你爾后也是一樣人。

              九勸姐兒莫喝酒,酒醉以后要出丑,一生的名聲在后頭。

              十勸姐兒要自尊,懷中抱石摸良心,學好規矩做好人。

              陪十姊妹的姑娘們也常常觸景生情,到了宵夜,她們就唱贊廚師手藝和席面的豐盛。新娘還要唱“斟酒歌”來答謝眾姐妹,感恩祖德和回報父母養育之恩。

              如:

              點燃紅燭燈花開,九姊九妹陪我來。

              團圓桌上來結拜,勝似同娘共母懷。

              今晚我把酒來斟,辭別大堂祖三代。

              女是娘的羅裙帶,長大成人知好歹……

              “十姊妹歌,戀親情,傷離別,歌為曼聲,甚哀,淚隨聲下,是竹枝遺意也?!保ㄇ濉づ砬锾叮┰缭谇宕?,鄂西土家族就已有了陪十姊妹的確切記載,也就是說在那時,土家族十姊妹歌已經盛行。既然有女方家請來的十姊妹在新娘出嫁前唱十姊妹歌,那么就有男方迎親時陪十弟兄,唱的十弟兄歌。這種“雙陪”的特殊文化現象,隨著社會發展而逐漸約定俗成,成為土家族婚禮儀式中一套完整而固定的模式和重要內容。這種“雙陪”在新娘出嫁前的頭天晚上這個特定的時間內舉行,從唱《開臺歌》拉開序幕到唱《圓臺歌》結束,整套程序嚴謹,完全是按土家族地區婚嫁禮儀進行。

              十姊妹歌“猶如巴娘唱竹枝”,歌詞極具竹枝詞的創作遺風,多以七言四句結構為主,通俗易懂,明快含蓄,為普通農家女脫口而出,因此,講究韻但不十分苛求,句式結構也并非七言律詩那樣一成不變,而是相對自由,可長可短,注重的是感情的自然流露和表達的藝術效果,在創作上特別善于運用比擬、夸張、聯想、排比等修辭手法,從而增強了歌詞的感染力和抒情效果,蕩氣回腸,催人淚下。

              十姊妹歌是土家族勞動婦女在一定社會歷史環境下集體創作的成果,內容豐富,有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包辦買賣婚姻的血淚控訴;對重男輕女、男尊女卑腐朽社會制度的無情鞭撻;也有敘說父母的養育之恩和與親友的離別之情,它們并用一個“哭”貫穿始終。如“哭父母”、“哭哥嫂”、“哭姐妹”、“哭伯嬸”、“哭外公外婆”、“哭舅舅舅娘”以及“哭媒人”(也叫“罵媒人”)、“哭辭祖先”、“哭上轎”等。以歌代哭,如泣如訴,情意纏綿,清新雋永,質樸自然。

              從結構上看,由《開臺歌》拉開序幕,然后“扣子一順”依次而歌。時值子夜,陪十姊妹進入高潮,接親和陪親雙方形成對峙,或對唱,或盤歌,擺起擂臺,各展才藝,一直“鏖戰”至天亮圓臺時才肯“停戰休兵”。所以,陪十姊妹唱姊妹歌猶如一臺豐富多彩的民族音樂演唱晚會,是民歌和歌手大薈萃,不但程序嚴謹,而且演唱形式靈活多變,有一人獨唱、二人對唱、多人合唱等,內容與形式高度和諧統一。如:

              哭姊妹:

              同喝一口水井水, 同踩巖板路一根;

              同村同寨十八年, 同玩同耍長成人。

              日同板凳坐啊, 夜同油燈過;

              績麻同麻籃啊, 磨坊同扼磨……

              女哭娘:

              娘啊娘,我要走了吶,再幫娘啊梳把頭。

              曾記鬢發野花艷,何時額頭起了苦瓜皺?

              搖籃還在耳邊響,娘為女兒熬白了頭。

              燕子齊毛離窩去, 我的娘唉, 銜泥何時得回頭?

              娘哭女:

              世上三年逢一閏,為何不閏五更頭?

              哎,兒去了哎娘難留,往后的日子你重開頭;

              孝敬父母勤持家,夫妻恩愛哎度春秋……

              如:

              天上星多月不明,爹爹為我苦費心,

              爹的恩情說不盡, 提起話頭言難盡。

              一怕我們受饑餓,二怕我們生疾??;

              三怕穿戴比人丑, 披星戴月費苦心。

              四怕我們無文化,送進學堂把書念,

              把你女兒養成人, 花錢費米恩情深。

              一尺五寸把女盤,只差拿來口中銜;

              艱苦歲月費時日, 挨凍受餓費心腸!

              女兒錯為菜子命, 枉自父母費苦心;

              我今離別父母去, 內心難過淚淋淋!

              又如:

              為女不得孝雙親, 難把父母到終身;

              水里點燈燈不明, 空來世間枉為人!

              長大成人要別離, 別離一去幾時歸!

              別離總有歸來日, 能得歸來住幾時?

              四川下來十八灘, 灘灘望見峨眉山,

              峨眉山上樣樣有, 只少芍藥對牡丹,

              妹妹去, 哥也傷心嫂傷心, 門前一道清江水。

              又如:

              繡花蓋頭頭上蒙, 哥哥嫂子把親送。

              別家忙得金滿斗, 爹娘忙得一場空。 臉哭腫來眼哭紅。

              在娘懷中三年滾,頭發操白許多根。

              青布裙來白圍腰,背過幾多山和坳。

              又怕女兒吃不飽, 又怕女兒受風寒。

              為制嫁妝操碎心,只因女兒生錯命。

              哭聲爹來刀割膽, 哭聲媽來箭穿心。

              只道父母團圓坐, 誰知今日要分身。

              姊妹哭:

              姐:“梭羅樹上十二丫,我們同根又同丫;今朝姊妹要分離,離開繡樓好孤單! ;

              妹:“梭羅樹上十二丫,我們同父又同娘;今朝姐妹要離開,難舍難分情難斷!

              姐:“梭羅樹來臺對臺,我姐心里難寬懷;丟你妹妹婆家去,逢年過節又才來!

              妹:“梭羅樹來臺以臺,望姐心里多寬懷,多承姐姐把妹待,姐的教誨記心懷!

              十姊妹歌:

              哭爹:

              天上星多月不明,提起話頭言難盡。

              爹的恩情說不完,我爹為兒受苦情。

              一怕兒女挨饑俄,二怕兒女生毛病。

              三怕兒女沒衣穿,四怕我們比人貧。

              爹把女兒盤成人,肩挑背馱恩情深。

              兒今離別父母時,心內難過淚漣漣。

              為女不得孝雙親,難報父母養育恩。

              女兒若是男子命,孝敬父母到終身。

              水里點燈燈不明,空來世間為了人。

              哭娘:

              開聲哭娘刀斷腸,女兒難舍我的娘。

              千言萬語說不盡,娘的恩情哪格忘。

              一尺五寸把女盤,只差拿來口中含。

              背上背來懷中抱,挨凍受餓費辛勞。

              少吃少用精打算,口不吃來舌不吞。

              縫補漿洗心操心,梳頭洗臉穿羅裙。

              娘的面前把性慣,哪天離過我的娘。

              竹籃打水力費盡,燕子含泥空操心。

              這陪十姊妹直到十姐妹齊唱:

              十樣鮮花已送完,唱的許多不周全。

              情姐你是好歌手,下邊就該你發言。

              直至新娘在結尾答唱完畢,方算結束:

              妹妹你們唱得好,唱得我呀巴心甜。

              你們情意我心領,日后慢慢來償還。

              我們永是好姐妹,火燒蠟燭一條心。

              姐妹鮮花開不敗,裝扮家園萬年春。

              陪十姊妹是婚慶中最熱鬧的場面了,男女老少都圍在桌子四周,整個堂屋擠得水泄不通,有的父母就站在自家孩子的后面,為她們出點子。當歌喉打開后,往往形成賽歌或對歌的局面,有單個對單個的,也有臨時組合,一伙對一伙的,真是你方唱罷我登場,場面十分精彩激烈。每唱完一首歌,都要放一掛鞭炮以示鼓勵,不唱歌的便邊吃糖果糕點邊作應歌的準備,一直鬧到次日凌晨。天要亮時,支客先生宣布送新郎(新娘)下席,而后十弟兄(十姊妹)各自捧著糖果糕點回到自己大人身邊,歌聲通宵達旦,直到新娘出嫁前一個時辰才降下帷幕。

              土家族婚俗中的民俗元素蘊含深厚的文化底蘊,是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部分,也是我國多民族文化中不可缺少的。然而在當代物質文明和快節奏生活的沖擊下,這一傳統正逐漸被淡化。這是我們最憂慮的。完整保留并傳承土家族“陪十姊妹”對于今后研究土家族的文化發展歷史,具有很高的學術研究價值。

              亚洲精品国产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