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zqskw"></object>

          1. <strike id="zqskw"></strike>
              <th id="zqskw"></th>
              <strike id="zqskw"></strike>
              新鄉出土的戰國青銅器漫談
                 來源:文物鑒定與鑒賞     2018年01月02日 20:59

              出土戰國青銅器

              姚香勤

              河南省新鄉市地處中原腹地,殷時為畿內地,西周為共國,戰國時屬魏國。由于其優越的地理環境和重要的地理位置,歷史上在此曾發生了許多重大的歷史事件,新鄉一帶地上地下也留下了不少寶貴的歷史文化遺存。在現今的衛輝、輝縣一帶,分布著許多商周時期的墓葬:琉璃閣衛國貴族公室墓地、輝縣固圍村戰國魏王墓、山彪鎮魏國貴族墓地、趙固鎮戰國墓群、共城出土的大型戰國鑄鐵遺址等。以上考古發掘和重要發現在中國考古學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這些墓葬出土了大量的青銅器,現分別珍藏于新鄉市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故宮博物院、河南博物院以及臺灣歷史語言研究所等地,為研究商周青銅文化提供了可貴的資料。新鄉出土的東周時期的青銅器,保存在本地的不多,我們從一些考古文獻與研究資料中獲取其信息,并加以整理、研究,以期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一、出土戰國青銅器的主要墓葬

              新鄉地區曾發掘了不少東周貴族墓葬、車馬坑、鑄鐵遺址,出土了大量銅器、鐵器、玉器、金銀器等。出土青銅器的集中在以下幾個墓葬(群):

              1.輝縣琉璃閣墓群。琉璃閣墓地位于輝縣市東南一帶,1935年冬與1937年春,前中央研究院曾在這里發掘;1936年前河南省博物館也在此發掘甲乙墓兩座;解放后,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又在此發掘過兩次。五次共發掘東周墓共八十座,共出土青銅器數百件,器形包括鼎、鬲、甑、簋、豆、壺、鑒、盤、匜、鐘等。據學者研究,該東周墓群的年代約自春秋中晚期至戰國時代,是衛國貴族公室墓地。

              2.輝縣趙固鎮戰國墓。1951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在此發掘戰國中型墓一座,除陶器外,還出土有青銅器11件,收獲甚豐。主要器形有鼎、鬲、甑、簠、敦、豆、鑒、提梁壺、盤、匜、鑒等,具有戰國中晚期器形的特點。

              3.山彪鎮戰國墓地。山彪鎮在今天的衛輝市西,此地的戰國時期墓葬在民國時期曾遭到大規模破壞。1935年,前中央研究院在此清理發掘,僅一號墓就出土大量青銅禮器、樂器,并具有極高的價值。器形有鼎、鬲、簠、甑、簋、壺、盤、豆、編鐘等,無論器形或裝飾都顯現出戰國時期的風格。

              4.輝縣固圍村戰國墓。墓地位于輝縣城東6公里固圍村東的崖地上,是一座回字式陵園,墓地中心三座大墓東西并列,中間一墓最大。該墓地曾于1929年至1930年間被盜,有關文物流布于日本和瑞典,1937年前中央研究院的發掘因抗日戰爭而中止,1950年10月到1951年1月,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再次發掘了戰國大墓三座、中小型墓兩座。出土有大量精美玉器、錯金銀銅車飾,金玉之質,相映成輝。

              二、出土青銅器的種類與造型特點

              青銅器的種類分食器、酒器、水器、樂器、兵器、工具等,通過新鄉地區出土的青銅器來看,到了東周時期,青銅器種類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呈現出新的特點。

              1.“鐘鳴鼎食組合”為突出特點。食器、水器、樂器增多,酒器漸絕。盛行于商代的觚、爵、斝、卣、尊等酒器已不見蹤影,代之以鼎、簋、壺、盤、鑒、匝、編鐘的大量出現。鼎數量的增多尤其突出,而琉璃閣甲墓、M60及山彪鎮M1都有成套的編鐘、編磬出土。商代飲酒成風,酒池肉林,以至亡國。之后,周人禁酒,所以酒器中衰,日后漸絕。到了戰國,王公貴族每每飲食,必要擊鐘奏樂以助食興。新鄉地區戰國青銅器群器物出土情況證實了青銅禮器由商代“重酒的組合”到戰國“重食的組合”的變化。

              2.列鼎增多。銅鼎是表明身份最重要的禮器。列鼎多為奇數,指的是鼎的形制、花紋、銘文相同,大小依次遞減,排列形成有規律的序列。列鼎的數目因身份、地位的高低而有多少的不同。古代用鼎制度為天子九鼎、諸侯七鼎、大夫五鼎、士三鼎或一鼎。從新鄉戰國墓出土鼎的情況來看,鼎的數量增加,列鼎隨葬已很普遍,有的墓葬同時出土數組列鼎,并且僭越了禮器隨葬制度。列鼎3、列鼎5、列鼎7、列鼎9在墓葬中都出現了,輝縣琉璃閣M60即用九鼎隨葬,它反映了戰國時期“禮崩樂壞”的局面,也說明了鼎的尊嚴地位的下降。

              3.從造型上來看戰國青銅器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1)失去了厚重、嚴正、精致,而趨于輕薄、奇巧甚至粗糙。到了戰國,雖然青銅器鑄造技術提高,鑄造得既快又多,但粗制濫造的弊病也隨之而生,呈強弩之末之勢。這也是戰國時期青銅器的普遍特點。

              (2)新鄉出土的青銅器具有鮮明的中原遺風。根據青銅器的不同風格,一般將戰國青銅器分為中原三晉地區、長江中游楚國地區、關中秦國地區、河北燕國地區。歷史上韓、趙、魏三家分晉,新鄉一帶屬魏國,所以出土的戰國青銅器地域特色明顯。以鼎為例,山彪鎮出土的貝紋矮蹄足鼎、輝縣趙固出土的鬲足鼎就是戰國中晚期中原地區鼎制的發展方向。

              (3)一些特殊造型的出現。典型的是衛輝山彪鎮一個王侯墓中出土八瓣華蓋立鳥圓壺一對,器物形制華偉、花紋精美,器蓋上一鳥立中心,展翅欲飛,有一鳥統領全器之勢。此種造型似昭示著一種追求自由、向往解放的時代精神,這件器物與新鄭蓮鶴方壺有一脈相承之感。

              三、新鄉出土戰國青銅器的裝飾藝術風格

              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是青銅器發展的極盛階段,戰國中期以后逐漸衰退,無論從技術、形制、紋飾都出現頹敗的光景。但整體而言,仍有一些大墓出土精好的器物,并有名家的新產品出現,其鑄造工藝與裝飾技法及裝飾題材一點不遜色于盛世,成為青銅衰微期中閃照的一道亮光。新鄉出土的戰國時期的青銅器的裝飾藝術風格就是真實的寫照。

              從裝飾技法上來看,此時期裝飾除用傳統的雕刻、模印等方法外,銅器紋飾又出現了刻劃紋,就是用極銳利的尖刀刻鑿而成。原因是戰國時期由于鐵器鑄造的進步,工具鋒利,使在青銅器上刻劃成為可能,成為劃時代的銅器加工新技藝。1988年在輝縣市就發現了一處規模較大的古共城戰國鑄鐵遺址,發掘了一座烘范窯址,出土了大量鑄鐵使用的陶范和鐵器,證實了鐵制生產工具在戰國時期的大量使用及新鄉地區較高的鑄鐵工藝水平。因而在新鄉出土刻紋銅器也不足為奇了。最著名的刻紋器有:琉璃閣M1出土的刻紋奩,它是用硬度很高的工具在銅器上雕刻人物、園林、狩獵、舞蹈紋飾,紋細如發,栩栩如生;另外在輝縣趙固發現的宴樂射獵紋銅鑒同樣使用此技法,器內壁是刀刻的鐵線細紋,活潑生動,也是研究戰國社會活動的珍貴資料。另一種普遍使用的是鑲嵌技法,在青銅器紋飾上嵌入金、銀、銅、綠松石等物質,代表器是山彪鎮出土的一對水陸攻戰紋鑒,二鑒表面共用紅銅鑲嵌戰士五百多人,技巧之高,令人嘆為觀止。

              裝飾題材也發生了很大變化。戰國仍繼承了春秋時期裝飾題材,如云雷紋、蟠螭紋、虺龍紋、幾何紋、云紋、波浪紋等。但此時期裝飾題材的最大特點就是反映現實生活內容的出現,許多描寫水陸攻戰、車馬狩獵、宴樂、采桑、游魚浮鴨的紋飾成為青銅器裝飾的主題。衛輝山彪鎮出土的一對水陸攻戰紋鑒,全器紋飾圖像中共有人物數百人,表現了格斗、射殺、劃船、擊鼓、攻城、犒賞等種種戰時的場景,是一幅生動的戰國時代的戰爭圖。輝縣趙固鎮戰國墓出土的宴樂射獵紋銅鑒,圖像以一座建筑為中心,左右配列了樂舞者各一組,一邊打編鐘(編磬)一邊舞蹈,另有宴飲、射獵、劃船、洗馬、鳥獸等內容,是戰國時期貴族舉行宴會射獵的生動寫照。另外輝縣琉璃閣出土的刻紋奩上也同樣裝飾有人物、園林、狩獵、舞蹈等紋飾。這些青銅器上的繪畫,場面宏大,人物眾多,構圖布局有條不紊,顯示了較強的構圖能力?,F實生活和人間趣味的題材以生動不拘的形式進入作為傳統禮器的青銅領域,反映了時人對傳統宗教束縛的掙脫,是觀念、情感、想象的解放,是新興的封建地主階級意識形態的表現。

              銅器上裝飾畫的表現方法十分豐富。整體來說,一是動作性強。如刻畫的每一個人物都不是靜止的,通過借助手中的武器、工具、枝條等為媒介,處于射獵、執戈、劃船、擊樂、舞蹈、采桑等動態,給人以活潑生動、韻律十足的感覺。二是概括性強。常常以簡練的技法抓住物象的主要特征并加以適當的夸張。如戰士畫得粗腰有力,舞者細腰婀娜,貴族體長悠閑,魚鳥游弋輕靈,表現得簡括、寫意。

              戰國青銅器上的裝飾,無論從題材內容還是形式手法,都為漢代畫像磚、畫像石藝術開創了先河。

              四、小結

              新鄉大地所埋藏的豐富的戰國遺存為我們描述戰國時期的新鄉及研究此時期的青銅文明提供了豐富而生動的材料。新鄉出土的戰國青銅器除了時代賦予它的特征外,還有其鮮明的個性:一是精品紛呈。已知春秋末至戰國時期以宴樂、射獵、戰爭、農事等活動為裝飾圖案的青銅器大約有20-30件,而新鄉就有山彪鎮出土的水陸攻戰紋鑒、輝縣趙固鎮出土的宴樂射獵紋鑒、輝縣琉璃閣出土的刻紋奩三件。它們無論從造型、裝飾還是工藝上都堪稱精品。山彪鎮出土的八瓣華蓋立鳥壺則是戰國時代造型藝術的杰作。二是地域特色鮮明。新鄉出土的青銅器基本代表了三晉地區戰國青銅器的特點,在造型與裝飾風格上有別于楚、燕、秦等地。最后,新鄉出土的青銅器涵蓋了戰國早、中、晚各期,從中我們可以看出戰國早、中、晚期青銅器發展變化的脈絡。

              亚洲精品国产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