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zqskw"></object>

          1. <strike id="zqskw"></strike>
              <th id="zqskw"></th>
              <strike id="zqskw"></strike>
              淺談南派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傳承與發展
                 來源:文物鑒定與鑒賞     2018年01月13日 02:17

              青銅器修復技藝申請國家非遺

              李瑞亮 靳鵬

              青銅器修復作為一種傳統技藝,古已有之,經過歷代發展已成為集焊接、整形、補配、作色等為一體的綜合性技術體系,形成了以北京派(北派)和蘇州派(南派)為代表的兩大技術派別。北派以故宮博物院、中國國家博物館、首都博物館等為中心,南派以安徽博物院和南京博物院為中心。南北兩派在修復技法上既有共通之處,也兼有各自特色,涌現出金云松、金潤生、金滿生、張泰恩等一批青銅器修復大師,在我國文物保護修復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1 歷史淵源和傳承譜系

              青銅器修復與作偽和仿制休戚相關,古文獻中,不乏記述?!秴问洗呵铩徏浩泛汀俄n非子·說林》均記載了贗鼎的故事;《漢書·郊祀志》記錄了官員作偽器被查辦的案例;宋代張世南《宦游記聞》和趙希鵠《洞天清祿集》都有關于青銅器作偽的記錄;明代王士性在《廣志繹》中論到“姑蘇人聰慧好古,亦善仿古法為之,書畫之臨摹,鼎彝之冶淬,能令真贗不辨”;清乾隆年間《蘇州府志》載:“上既仿制以崇古,下便偽造以圖利?!?/p>

              中國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術是由北宋中期青銅器的作偽技術開始出現而產生的,在此之前的仿古作器只是屬于日常手工業生產的一個方面,而且“其數不多,在史籍上并未有以仿制古銅器著稱的。真正意義上的青銅器修復技術是在傳統的青銅器作偽技術的基礎上發展成熟起來,民國初年,青銅器修復工作者對作銹色工藝進行了改進,一套完整的具有自己獨立特色的青銅器修復技術正式形成。

              南派青銅器修復技藝是源于清末周梅谷作坊的一項傳統手藝,現國內所認定的南派創始人金云松,是晚清民國期間蘇州有名的“金銅匠”,專事銅器修補及澆鑄,精于修復仿制商代青銅器,在銘文和紋飾鏨刻方面有獨到造詣,其子金潤生、金滿生不僅深得其技藝真傳,更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對器物造型、風格、紋飾都爛熟于心,成為南派代表人物。

              1955年,安徽省博物館建立,館內大批青銅器急需修復。金潤生和金滿生應邀赴安徽“支皖”,修復了蔡昭侯墓、蔡聲侯墓、蔡元侯墓等墓葬出土的大量青銅器。從那以后,金潤生就正式扎根合肥,并將修復技藝代代相傳,金滿生后進入南京博物院工作。

              如今,南派青銅器修復技藝在安徽博物院已有第5代傳人,修復青銅文物數千件,其中不乏楚大鼎、龍虎紋鼓座等國之重器。金潤生之子金學剛子承父業,退休前任職于安徽省博物館,20世紀80年代收靳鵬、曹心陽二人為徒,作為第三代傳人,金學剛1985年榮獲文化部頒發的“銅奔馬”獎,并于1985~1987年承擔了國家文物局委托安徽省博物館舉辦的三期全國青銅器修復技術培訓班,為全國27個省市博物館培養了40多名青銅器修復技術人員。第四代傳人靳鵬和曹心陽在繼承傳統修復技藝基礎上,不斷探索、改進傳統工藝,創新性地引入了現代科技保護手段和方法,使傳統和科技相融合,更適應文物保護事業的發展。在三十多年的文物修復工作中,完成了安徽、山東、浙江、江蘇、湖北等地幾十項修復項目,修復保護文物數千件,其中不乏國寶級和一級文物,如龍虎紋鼓座、龍虎尊、蔡侯墓蓮瓣銅壺等。為文物保護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第五代傳人李瑞亮和李立新于2013年5月15日完成拜師儀式,正式加入南派,傳承譜系圖見圖1。

              2 主要價值

              與其他派別一樣,南派青銅器修復技藝的價值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歷史價值

              中國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術是由北宋中期青銅器作偽技術的產生而開始的,到了晚清至民國期間,才在傳統的青銅器仿古作偽技術的基礎上發展成熟起來,形成了一整套具有獨具特色的技術體系。這其中不但包含了精巧的技藝,還包含了中國幾千年的文化精粹,凝結了歷代中國人的智慧和才干,是我國特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是華夏文明的一部分。

              (2)文化價值

              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是保護和修復中國有形文化遺產一一青銅器的必要手段,是整個文博行業不可或缺的一項重要而有意義的部分。中國古代青銅器,經過幾千年地下埋藏,經歷自然界的腐蝕破壞,出土的青銅器往往是破碎和殘缺不全的,因而需作一番修復工作,使之延年益壽,并發掘保護好其身上具有的歷史文化信息,將一件件包含著準確、完整歷史信息的文物流傳給子孫后代,這是歷史賦予青銅器修復工作者的責任。由此可見,青銅器修復技藝保護與傳承的重要性。

              (3)工藝價值

              第一,南派青銅器修復技藝是一種行之有效的修復技術。歷年來,尤其是安徽省博物館開館以來,青銅器修復工作者運用這套傳統的修復工藝技術,修補復原了無數的青銅文物,其中屬于國家級的珍貴文物計不勝數,如楚大鼎、龍虎紋銅鼓座等。

              第二,南派青銅器修復技藝是一種經過長時間考驗證明行之有效的技藝。第二代傳人金潤生和金滿生于20世紀50、60年代修復的青銅器,至今仍保存得很好。

              第三,南派青銅器修復技藝投入資金少,修復方法更適用于中國文物特性,修復后的青銅器更符合中國人的審美觀,是一種符合中國國情、有特色的修復技術。

              3 發展現狀

              目前,我國熟悉和精通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的人才嚴重匱乏,這門技藝正遭受到了嚴重的威脅。20世紀六、七十年代至80年代國家文物局先后委托北京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安徽省博物館等單位專門舉辦了數屆為期半年以上的青銅文物修復培訓班,其中第三、第四、第五期全國青銅器修復培訓班在安徽省博物館舉辦,為全國27個省市博物館培養了40多名青銅器修復技術人員。這幾批老學員經20多年的工作實踐,積累有豐富的修復經驗,按理說完全可以勝任高難度的青銅器修復工作,是很好的繼承者和發揚者,但在這批人中,目前仍專門從事青銅器修復工作的已為數不多,這批人員減少的原因,除了正常的退體外,一部分是因歷史或工作的原因離開了青銅器修復工作的隊伍,另有一部分是受市場經濟的浪潮沖擊而離開的。目前,熟悉和精通青銅傳統修復技藝的人極少,南派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亦是如此。

              隨著國外文物修復技術方法和理念的引進,部分文物修復保護工作者不重視對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的學習、鉆研和繼承、發揚,不從中國的國情出發,甚至產生了認為中國傳統的青銅器修復工藝技術早已落后、必須淘汰的思想,只是追求甚至是濫用所謂時間短、見效快、工藝簡單的技術和新材料。如在青銅文物的除銹方面,就曾出現過因不恰當地濫用化學劑來除銹而致文物表面紋飾受到損傷的情況。

              4 保護措施

              (1)為南派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建檔。保護南派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其目的不僅僅在于留住過去,更重要的是服務于未來。文字、多媒體的記錄固不可少,但傳統工藝的精髓在于其技術,因此,下一步有必要對工藝流程進行系統的、科學的記錄,對技術內涵進行科學研究,只有這樣才能避免“依葫蘆畫瓢”、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2)南派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是保護和修復青銅器的必要手段,是整個文博行業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目前已成功入選安徽省第四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下一步計劃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樣有利于發展文物保護事業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

              (3)對于傳承問題,南派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主要通過“師承制”的途徑,通過口傳手授的方式傳承和延續。2013年5月15日,安徽博物院文物科技保護中心舉辦了中國傳統文物修復技術拜師儀式,靳鵬和曹心陽收了兩位徒弟李瑞亮和李立新,這兩位80后學徒均為科技考古專業研究生,為這門技藝更好地傳承和發展提供了保障。

              (4)擴大培訓范圍。今后一段時期內,計劃舉辦青銅器修復培訓班,建設高素質的青銅器修復隊伍。走進大學課堂,2011年靳鵬被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聘為研究生指導教師,為文博專業研究生講授青銅器保護修復理論和實踐課。這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引導更多的年輕人投入到青銅器修復這片熱土,從而擴大這門技藝的傳承內涵,使其發揚光大。

              本文梳理了南派青銅器修復技藝的源流和傳承,隨著時代的發展,我們還將對這門中國特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更深入的研究探索,充分發掘其技術內涵,使其永續發展,以保護和修復更多的文物。

              本文得到安徽省社科聯2014年課題“南派青銅器傳統修復技藝發展與傳承研究”(立項號:A2014060)的資助。

              亚洲精品国产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