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zqskw"></object>

          1. <strike id="zqskw"></strike>
              <th id="zqskw"></th>
              <strike id="zqskw"></strike>
              云南石寨山青銅器的藝術特色
                 來源:文物鑒定與鑒賞     2018年01月16日 21:46

              石寨山青銅藝術特征分析供參習.doc

              【摘 要】云南晉寧石寨山青銅器因其鑄造工藝復雜、造型生動、真實自然的藝術風格而成就了古滇國青銅器的最高水平,在中國青銅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云南石寨山青銅器作為我國古代青銅器鑄造藝術的集大成者,以栩栩如生的人物與動物立體造型取勝,特別是生動寫實的人物、動物鑄像和古樸的裝飾紋樣交織在一起,形成了和諧典雅的形式美??梢哉f,云南石寨山青銅器在造型精美的表象之外蘊含著豐富的思想與精神內涵。

              【關鍵詞】石寨山 青銅器 藝術特色

              古滇國的存在歷史最早可上溯至春秋戰國時期,大約在西漢末期進入發展的鼎盛期,這個時期也是古滇國青銅藝術創作最為繁榮的時期。對云南石寨山青銅器的研究很多,大部分都是對其鑄造工藝進行分析,鮮有對其藝術特色進行研究。本文將對石寨山出土的青銅器所蘊含的文化內涵及藝術特色進行分析。

              一、云南石寨山青銅器分類

              云南石寨山出土的青銅器從裝飾類型上分兩個部分:基本器型和鑄造在器型上的立體飾物(青銅鑄像)。從使用功能上分類,可分為生產、生活類、兵器類、飾品類及禮樂器類等。這些青銅器涵蓋了古滇國人從生活、生產用具到祭祀禮器,是古滇人生活的縮影,文明的結晶。

              石寨山青銅器從裝飾風格和造型藝術上看,一方面是受到了中原青銅文化的影響,另一方面又融合了地方民族文化習俗,并著力突出當時云南民族固有的生存和生活方式。因此,這些古滇青銅器物很好地兼具了藝術性與實用性,代表了古滇國青銅藝術的最高成就。

              如圖1的二虎噬豬扣飾,刻畫的是一頭野豬、一條蟒蛇與二虎兇殘相斗的場面,造型逼真,可謂栩栩如生。大虎面對野豬、蛇的雙雙進攻全力掙扎:用其前爪緊抓豬的前腿,但被身邊的蛇緊緊纏繞住頸部……將豬、虎、豬、蛇的搏斗、撕咬場面刻畫得惟妙惟肖,整體造型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力。其他如出土的銅牛、銅鹿及執傘女俑、羽人舞蹈俑等造型等更是栩栩如生,寫實風格呼之欲出。

              二、石寨山青銅器的文化內涵

              狩獵、禮樂、祭祀及戰爭構成了古滇人社會生活的基本內容,今天我們正是通過石寨山出土的這些精美青銅器,真切地感受到古滇時代人們的生活及文化內涵。

              (一)呈現開放與包容的文化內涵

              石寨山青銅器屬于中國青銅時代的晚期,它充分吸收中原冶銅技術精華,工藝鑄造及審美意識精益求精,極富地域特色。特別是在青銅器的使用范圍和功能定位上。我們知道,商周青銅器是以禮器、祭祀用具為主,作為等級社會的產物,代表統治階級至高無上的地位和權利,釋放強烈的宗教信息。而石寨山青銅器則代表古滇國最高的鑄造藝術成就,其造型藝術反映一種生活的原生態,從生活用品到宗教禮器應有盡有,同時也呈現了一種包容、開放的創作姿態。

              (二)釋放宗教與祭祀的文化內涵

              《左傳·成公十三年》中強調:“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币簿褪钦f祭祀與戰斗被擺在國家頭等大事的位置。云南石寨山青銅器不僅記錄了當時古滇國社會生活和宗教場景,同時也釋放出了當時看重宗教與祭祀的風俗趨向,其實質就是“天人合一”的生活觀。古人非常敬畏大自然,對他們來說,最神秘的就是昊天,最可追頌的就是已故的先人。因此,古滇國社會生活中的大事就是進行各種祭祀活動,包括對大自然的崇敬與頂禮膜拜。

              (三)詮釋敬畏自然的文化內涵

              從石寨山出土的青銅鑄像可以看出,自然崇拜與宗教信仰是古滇國生活中的主要內容,它引領古滇國社會的意識形態并豐富了人們的日常生活。面對神奇的大自然,古滇國人充滿敬意。因此,上到日月星辰、風雨雷電,下至飛禽走獸、山川河流,這些神奇的自然現象都被古滇人以強烈的意識符號固化于青銅器的藝術創作中。比如對牛的崇拜,在石寨山青銅器的動物形象中,牛的造型最多。這是因為處在農耕社會,人們收獲與生存的最大寄托和象征就在神奇的牛身上。它是勤勞和富足的象征,預示著勞動與收獲,是一個民族興旺、繁衍的征象。其他如對虎、蛇、蛙、太陽、月亮的崇拜,無不詮釋了他們敬畏大自然、與萬物和諧相處的生活態度。

              三、石寨山青銅器的藝術分析

              絢爛的紋樣以及寫實的造型并非石寨山青銅器所代表的古滇國藝術成就的全部,其真正的內涵蘊含二者之間互為補充、變化所呈現出來的一種和諧大美。

              (一)青銅器造型之美

              在石寨山青銅器中,無論栩栩如生的立體飾物,還是絢麗多姿的裝飾紋樣,都反映了其造型美的藝術內涵。深入刻畫各種形象的心理活動和其內在精神狀態是石寨山青銅器在立體飾物的藝術特征之一。無論動物還是人物,其形體結構、動態特征均以真實的物象為參照,同時將創作者的思想內涵融入其中,因而青銅器便呈現出輪廓鮮明、比例勻稱的藝術之美。如虎視眈眈的老虎、蓄勢待發的豹子、平和安詳的牛羊等,都直觀地說明了石寨山工匠們在青銅器的造型設計上的匠心獨運,他們正是通過這種藝術的創作去實現作品整體形態之間的平衡以及穩健的力量之美。

              (二)青銅器內涵之美

              藝術美的要素大體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外在表現的,是內容所借以表現出意蘊和特性的東西的;另一種是內在的,即內容,這是青銅器藝術的核心。石寨山青銅器正是具備了內外兼在的內涵之美。例如石寨山出土的殺人祭銅鼓貯貝器,集中詮釋了古滇國青銅器藝術創作的內涵之美。貯貝器蓋面上鑄的人物及動物形象多達32個,形態各異,或坐,或跪,或站,或奔走,或手捧貢品及器物。神情或畢恭畢敬,或冷峻肅穆,或雙手持韁騎于馬上往來奔馳,神情威猛。在祭祀的中間,作為祭祀陪葬的幾名奴隸或是被捆綁受刑,或是倒在血泊中。緊鄰的銅鼓旁邊,一個小孩正低頭哭泣,其狀凄慘。兇殘的奴隸主和幼稚的孩子形成了鮮明的畫面對比。通過這部作品,我們可以真切地感受古滇國祭祀的血腥場面,以及其表現出的社會性的悲劇與凄涼。人情冷暖、悲歡離合盡在這小小的“歷史舞臺”上爭相上演。

              (三)青銅器的意象之美

              石寨山青銅器不僅有精美絕倫的造型之美,同時還兼具豐富而深邃的意象之美,從而達到了一種藝術創作的高度。比如,?;~案因曾作為祭祀禮器而具有了強大的威懾力和權勢感。在當代欣賞者的眼中,此時的審美意象已經不是認識階段的第一印象和感覺,而是欣賞者在對青銅器的視覺形象及其表現內容的雙重激發下,在腦海中經過審美想象、情感體驗、審美格調等多種心理活動后,所形成的情景交融、形神兼備、氣韻生動的新形象。它把物態化意象轉型為和創作者心靈化意象相重合又相移位的再造性心靈意象,在審美心胸經受震蕩和凈化的過程中,回返自然。這一欣賞過程的完成,也是精神上自我超越過程的完成。因此,通過對于古滇青銅器的欣賞,帶給我們的不僅有視覺上的審美快感,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愉悅和暢想。

              參考文獻:

              [1]楊根.云南晉寧青銅器的化學成分分析[J].考古學報,1958(3).

              [2]童恩正.我國西南地區青銅戈的研究[C].中國西南民族考古論文集[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

              [3]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云南晉寧石寨山第五次搶救性清理發掘簡報[J].文物,1998(6).

              葛紹彤 云南省昆明市晉寧區文物管理所

              亚洲精品国产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