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zqskw"></object>

          1. <strike id="zqskw"></strike>
              <th id="zqskw"></th>
              <strike id="zqskw"></strike>
              商周青銅器上直棱紋的使用及特征
                 來源:文物鑒定與鑒賞     2018年07月05日 00:54

              商周青銅器的造型特征莊重與靈動的和諧

              譚鑫剛

              摘 要:青銅器是我國傳統文化中的重要符號,關于其研究集中在器形、銘文和紋飾三個方面,其中器形是一個最基本、最主觀的形態,無論藝術體驗及使用范圍均較為明顯,而銘文并非所有青銅器都有,所占比例較小。紋飾是青銅器研究中的重點,作為一種藝術形態,彰顯了商周時期我國古代文明發展的方向。文章對商周青銅器上的直棱紋展開探究,以使用和特征作為主要探究切入點,提出了一些觀點及認識。

              關鍵詞:商周時期;青銅器;直棱紋;特征

              商周時代的時間跨度為公元前1600年—公元前211年,在歷史學上一般劃分為商朝、西周和東周三個時期。商周是中華民族重要的歷史階段,尤其東周的春秋戰國時期,是民族融合、制度完善和經濟發展的重要階段。商周時期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令人矚目的青銅文化。在全面進入鐵器時代之前,青銅器不僅僅是一種宗廟禮器,也是商周時代重要的文化符號和象征,青銅器可擁有的數量也彰顯出社會地位,《春秋公羊傳》記載的“列鼎制度”即是如此,其中的“鼎”就是一種青銅器??脊虐l現全球范圍內均有青銅器實物出現,因此,它并非中國獨有的文明現象。但就藝術角度而言,中國青銅器造型精美、富有想象力,尤其紋路藝術別具一格、值得探究。

              1 直棱紋概述

              商周青銅器紋樣研究一直是一個重要課題,早在20世紀40年代就已經開始了紋飾類別、使用與特征的研究,如容庚所著的《商周彝器通考》就是一部關于此類研究的最早著作。紋飾、紋樣研究,長期以來并不是青銅器這一文化、藝術產物的重點,究其原因,一則史料記載較少,二則紋飾更多屬于藝術范疇,與考古為主導推動力的研究工作存在隔閡。直到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經濟、文化、科技等綜合實力的不斷上升,商周青銅器研究層面的支持力度不斷加大,器形、銘文和紋飾三個方面的研究工作才逐漸統一起來。紋飾的普遍性,恰恰從藝術角度提供了準確的時代特征,成為鑒定和研究其他方面的重要手段。

              本文所提到的直棱紋并非一個系統的考古和藝術概念,而是一種直觀的定義與描述,泛指商周青銅器上具有線段集合特征的紋飾。狹義上的直棱紋可概括為直條紋,也稱之為“溝紋”,顧名思義就是該種紋飾在器物上的形狀如同溝渠,線條形式為垂直成列狀態,整體上變化相對單一,只有線條凸起、凹進兩種變化。結合已經出土的商周青銅文物來看,多數為器物的腹部、座部所用,發展到東周后期已經很難見到。廣義上的直棱紋包括兩個特點:其一紋路呈規律線條狀;其二在方向及點綴方面存在多樣性變化,在商周青銅器紋飾中可歸納為幾何類范疇,其規格不一,但主要作為配飾。其中,最常見的點綴方式為點、圓等組合,構成規律性紋飾,通過形式變化、結構規律來突出美感,在直的基礎上突出棱的特點。綜合以上特征描述,本文將結合出土的商周時期的青銅器來探討直棱紋形態的特征。

              2 基于商周青銅器樣本的直棱紋研究

              2.1 商代青銅器

              目前已經出土的商代青銅器中,具有直棱紋特征的器具包括食器(鼎、鬲、甗、簋、盨、敦等)、酒器(敦、爵、角、斝、觚、觶、方彝等)、水器(罍、壺、盤、匜、盂等)、樂器(鐃、鐘、镈等)、兵器(鉞)等。相關青銅器形中,具有直棱紋裝飾形態的器物主要出現在商代晚期,又以食器、酒器兩大類型為主,尤其在食器簋上的大量使用,表明商代時期在器物功能與紋飾選擇上已經具有一定的意識。商代青銅器上直棱紋變化較少、直徑較大,這很可能與當時青銅冶煉工藝仍處于低級水平有關,且從已經出土的商周青銅器文物樣品來看,商代青銅器上的直棱紋的數量較多,而周代(尤其是后周時期)呈現遞減趨勢,取而代之的是更為復雜、精美的紋路。以此為基礎,筆者對商代青銅器直棱紋特征分析如下。

              第一,組合性。無論寬條紋或細條紋,在視覺表達上都難以形成豐富的畫面感,僅僅通過組合的方式能夠形成一定的層次性和規律性,以此增加青銅器的美感。

              第二,段落性。商代青銅器受限于冶煉工藝的落后,而直棱紋是一種較容易實現的紋飾。它通常被用作青銅器物不同部位的“界限”,段落性特點突出,一般都存在較明顯的“中斷”,如在直棱紋上部或下部搭配環形紋路。

              第三,垂直性。與器物垂直是直棱紋的基本特征。它既是一種藝術風格,同時也具有實用價值,垂直紋路有利于增強水平握舉的摩擦力。直棱紋在食器簋中廣泛應用,食器簋作為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器物而非飾品,也從側面佐證了這一點。

              2.2 周代青銅器

              進入西周以后,青銅器紋飾品種不斷增多,概括來說包括獸面紋(饕餮紋)、龍紋、鳳鳥紋、動物紋、蟬紋、蛇紋等,這進一步削弱了直棱紋為代表的幾何紋的存在,包括雷紋、連珠紋等在內的原本屬于陪襯的紋飾,也逐漸增多。隨著古代社會的發展進步,設計水平、制作工藝等能力提升,幾何紋在表現力上顯得明顯不足,但又是不可或缺的,為了突出變化于是逐漸在樣式中下足功夫,出現了三角結構、方形結構、流云結構等。筆者將西周早期、中期、后期的青銅器直棱紋特征概括如下:①西周早期青銅器直棱紋。周取代商之后,直棱紋裝飾在簋這一青銅器形上得到了廣泛發揮,如較為流行的雙耳簋及四耳簋,其上都有大量的直棱紋存在,具體的青銅器文物包括洛陽北窯出土的白懋父簋、氏父己簋、牛簋等。造型較為奇特的寶雞紙坊頭出土的四耳簋,在頸部、腹部分別出現了三排和四排乳釘紋,腹部配以直棱紋,標志著多種紋路配合的結構出現。此外,鼎也是西周早期重要的青銅器,如著名的司母戊鼎,但整體上鼎作為重要的禮器,直棱紋的使用并不突出,史跡方鼎作為較著名的一個樣本,僅僅在腹部有直棱紋。②西周中期青銅器直棱紋。延續西周早期對直棱紋的裝飾理解,中期主要出現直棱紋的器形包括簋、爵、尊等。倗生簋就屬于典型的直棱紋裝飾樣本,在蓋、座、腹等部位均有大量的直棱紋。爵作為飲酒器,體積較小,不宜展開大量復雜的紋路裝飾,除突出部位如頭部、腳步、柄部之外,往往通體使用直棱紋。較為具有特色的父辛爵,僅腹部裝飾有直棱紋。整體上,西周中期青銅器在直棱紋的應用上進入分水嶺,使用直棱紋的器物種類逐漸減少,一定程度上可以認為直棱紋已逐漸發展為簋的獨有紋飾。③西周后期青銅器直棱紋。直棱紋在其他器形上基本消失,主要出現在簋上。

              3 商周青銅器直棱紋使用及特征分析

              結合以上分析,針對商周青銅器標本的直棱紋研究可作如下歸納:首先,在使用價值方面,直棱紋并無太多或過深的象征意義,僅僅是商周青銅器的一種陪襯性裝飾,其目的也主要用于填補器物空白(如腹部)。但有一種特殊現象值得注意,那就是在周代后期直棱紋逐漸發展成為以簋為代表的器形的專用紋飾。其次,在出現時間方面,直棱紋最早可追溯到商代后期(根據現有出土青銅器文物為參考),但據此推算,商代中早期已經形成了廣泛的認知,認為直棱紋有其存在的必然價值。在西周時期,直棱紋進入興盛時期,廣泛存在于多種青銅器之上,中后期開始衰退,尤其是東周(春秋戰國時期)時,幾乎完全消失。再次,在特征表現方面,直棱紋形態較穩定,又能夠根據具體的青銅器的需求展開變化,如與龍紋、鳳鳥紋、獸面紋等結合使用,形成更具有藝術價值的紋飾。

              參考文獻

              [1]岳占偉,李永迪,申明清.試論殷墟晚期青銅禮器的兩個發展方向[J].江漢考古,2017(03).

              [2]陳小三.長江中下游周代前期青銅器對中原地區的影響[J].考古學報,2017(02).

              [3]宋雙雙.商周青銅器幻想動物紋研究——饕餮紋研究文獻綜述[J].大眾文藝,2016(04).

              [4]張懋镕,沙忠平.青銅簠興起于寶雞說[J].文博,2015(01).

              亚洲精品国产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