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bject id="zqskw"></object>

          1. <strike id="zqskw"></strike>
              <th id="zqskw"></th>
              <strike id="zqskw"></strike>
              中國富豪的收藏夢
                 來源:世界知識畫報·藝術視界     2017年09月28日 16:26

               

              中國富豪與他們的藏品

               

              畫詞

              There will be more and more Chinese plutocrats falling in love with arts in the future. So it is destined that more and more national or international gems will be auctioned with whopping price. When these plutocrats spend a big sum of money to interpret their collection dreams, it is clear to them that art is priceless.

              “當王中軍在一聲槌響花3.77億元拍下《雛菊與罌粟花》的時候,沒人知道他心里正在想些什么”——這種馬爾克斯式的開篇對王中軍,甚至那些一擲“億”金買下天價藝術品的中國富豪們來說,都無比妥帖。

              王中軍和他熱愛收藏的富豪朋友們

              3.77億的中國藏家海外競拍西方藝術品的最高拍價,梵高自殺一個月前創作的巔峰之作,又一次登上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對于已過天命之年、愛用“藝商”來稱呼自己的王中軍來說,這更像是對自己收藏的一個新開始。

              自幼學畫的王中軍,其收藏從國內油畫家吳冠中、林風眠、陳逸飛的佳作,到西方莫奈、雷諾阿、塞尚等印象派大師的名畫均有涉獵。在他略帶調侃的自述中,我們可以看到王中軍的收藏觀——“如果你有了大House,擺放無數的家具,不如掛幅名畫。一個大House,掛了幅陳逸飛的畫,馬上感覺就不一樣了。想一想,你如果掛的是仿制品,那又是種什么感覺?”

              這位美國密歇根大學傳媒碩士畢業的男人,閑暇時愛去位于北京建國門外的畫室里作畫,也常常出現在各大藝術家的工作室中。

              在《中國機構收藏調查報告》中,我們可以看到,當今中國企業家的購買力已經占到整個藝術品市場的60%以上,而活躍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各大拍賣市場上的買家,70%以上都是企業家。毋庸置疑,中國的企業家已成為國內藝術品市場的中堅力量。

              無論是3.77億抱回“梵高”的王中軍,2.81億港元買回明成化雞缸杯的劉益謙,還是1.72億元拍得畢加索《兩個小孩》的王健林,“不差錢”的中國富豪們鯨吞著國內外天價的藝術品,也收獲著自己的無上榮光。

              身為“博物館專業戶”的劉益謙自不必說,與妻子王薇坐擁黃浦江東西兩岸的兩座龍美術館,收藏門類包括古代書畫、近現代書畫、紅色經典繪畫、當代繪畫、當代雕塑,等等,甚至連剛剛落成的西岸館都堪稱是中國當代建筑中的杰作。

              劉王二人在不久之前還獲得“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而這一獎項在前兩年的獲獎者分別是泰康集團董事長陳東升和著名學者馮驥才。

              與劉益謙類似,王健林也是90年代初步入收藏圈。今天在他的保險庫中可以看到傅抱石、李可染、劉海粟、潘天壽、吳冠中等中國近現代名家的作品。“(萬達)在近現代中國畫收藏上,跟它在商業地產界的地位是一樣的。”而去年11月,萬達以1.72億元拍下畢加索的《兩個小孩》,此舉宣告萬達收藏西方抽象派名作的開始。

              偏愛收藏記錄中國現代歷史轉折點藝術品的陳東升、鐘愛嶺南畫派作品的許家印、收藏“美人圖”的史玉柱、永遠坐在拍賣會第一排的俏江南董事長張蘭……中國正在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企業家收藏熱,昔日財大氣粗的企業家們如今也登堂入室,成為藝術品市場的主角。

              收藏夢下的“王中軍們”

              然而對于越來越多的“王中軍們”來說,永遠購買市場上最稀少的藝術品,獲得一種“人無我有”的尊崇感是一種極大的享受。這種享受早已不再是炫富那么簡單,其中所包含的復雜動機和情感因素,更像是這個迅速興起的國家的一個剪影。

              在這個剪影中,企業家們花天價買藝術品,被媒體當成了炒作的調料,被普通人視為飯后的談資,陰謀論者揣測是為了洗錢套現,藝術史論者則祭出了當年日本投資印象派繪畫失敗的大招……而對于真正的主角——“王中軍們”似乎并沒有太多的想法。

              不可否認,購買天價藝術品的確會帶來強大的廣告效應,在轉移資金、降低風險等方面也有很大的作用,但對于沉浸在夢中的“王中軍們”來說,再多的理由也敵不過“喜愛”二字。

              王中軍位于北京的一座私宅中藏有整整兩層藝術品,堪比小型美術館;劉益謙對購買藝術品的狂熱在整個中國無人可比,“股票買便宜的,藝術品買貴的”一度是他最經典的臺詞;而王健林就是為了收藏更多更好的藝術品才決定下海經商……

              當然,伴隨著“喜愛”而來的,有別人的羨慕,有自我的滿足,有夸耀的資本,有社會的尊重。“王中軍們”也不再是人們頭腦中為富不仁、牟取暴利的“土包子”,而成了出手闊綽、熱愛藝術的文化紳士。這也在無意之中契合了當今正在飛速發展的中國的心態——雖已迎頭趕上卻急需認可。

              或許“王中軍們”把古根海姆、尤倫斯夫婦當作標桿式人物,蜂擁而出的各種私人美術館也有著明顯復制西方美術館的痕跡。但當把這一切都放在一個僅僅改革開放30多年的國家的宏大背景下時,對于“王中軍們”的收藏夢采取“包容”的態度都是一種苛責。

              陳東升曾在自傳性文集《一槌定音》中這樣寫道:“現在還有個問題是,真正有實力的大企業和大企業家還沒有完全進入到這個(收藏)行業里面來。所有的市場都有一個培養的過程……這個藝術品市場最終也會跟高文化素質的企業家緊密相連。”

              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富豪們“愛上”藝術,也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內外珍品拍出天價。當流淌著企業家精神的中國富豪們在不惜重金購入藝術品圓自己收藏夢的時候,有一點他們一定是最清楚的:藝術無價。

              亚洲精品国产一级毛片